大家都在搜

特朗普对独立监督的抵制引起两党的密切关注



 

特朗普总统在国会受到两党审查,此前他罢免了两名监察长,并公开批评了第三项行动--这些行动让议员们再次与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一再藐视独立监督努力的政府角力。亚历克斯·布兰登/美联社据报道,特朗普总统向助手们表示遗憾,他在2017年就职时没有更换更多的检查专员。

  他对水门事件后建立的监管体系的抵制主要体现在两条战线上,这两条战线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特朗普的总统任期:他被弹劾(这是因为他试图向乌克兰施压,要求对其国内竞争对手之一进行政治调查);以及他的政府对持续不断的冠状病毒大流行的管理--在这场疫情中,纳税人支付了数万亿美元。

  订阅“华盛顿邮报”最受欢迎的时事通讯:今天华盛顿邮报上最受欢迎的报道

  特朗普对情报机构总检察长迈克尔·阿特金森(Michael Atkinson)的解职,尤其让有影响力的参议院共和党人感到不安。这些共和党人正敦促总统对阿特金森上周晚些时候突然被罢免的原因做出更详细的解释。

  去年9月,阿特金森向国会通报了一名匿名举报人对特朗普在乌克兰的交易的投诉。这份通知引发了一连串事件,导致总统被众议院弹劾,并最终在参议院的一次审判中被无罪释放。

  参议员查尔斯·E·格拉斯利(R-

  爱荷华州(爱荷华),几十年来一直支持国会的监督,他正在起草一封信给总统,寻求对阿特金森的解释。格拉斯利的努力得到了密特-罗姆尼(R-犹他州)、苏珊·柯林斯(R-缅因州)和众议院民主党人的支持。

 

  但议员们也意识到,他们再次面对的是一位一再藐视立法部门监督的总统,这让人们质疑,在这场大流行中建立的新保障措施是否对特朗普有效。总统毫不迟疑地辞退了独立监督机构,无视国会传票,并禁止现任和前任政府官员配合调查。

  在上周解雇阿特金森之后,特朗普本周罢免了曾任五角大楼代理检察长的格伦·法恩(Glenn精细),他将担任一个联邦小组主席,负责监督特朗普政府对上月国会通过的价值2万亿美元的冠状病毒救援计划的管理。

  奥巴马还批评了卫生和公共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首席副总监克里斯蒂·A·格林(Christi A.Grimm),因为她的办公室本周发布了一份报告,发现应对这一流行病的医院的检测用品和防护装备“严重”和“普遍”短缺。

  尽管共和党人有些担心,但共和党议员长期以来一直尊重特朗普在人事和政策问题上的总统特权,不愿挑战一位获得共和党选民压倒性支持的政党领袖。

  参议院第二共和党参议员、参议院多数党议员约翰·苏恩(S.D.)周三接受采访时表示:“监督是很重要的,我们往往会从国会方面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实施这一切。”“但我想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我们一直在说的话:无论我们是否同意其中的一些决定,总统都可以做出那些选择和选择。”

  许多民主党人担心,对冠状病毒刺激方案的监督将成为立法和行政部门陷入各自权力争夺战的最新例子,司法机构未能及时解决这些纠纷。

  众议院政府运作监督小组委员会主席杰拉尔德·E·康诺利(Gerald E.Connolly,D-Va.)说:“我们与这位总统一起发现,我们的民主制度和分支机构的分离在多大程度上是在尊重规范的基础上运作的。”“这位总统刚刚解决了所有这些问题,并不在意,所以我们必须考虑对总统的法定限制。”

  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D-Calif)表示。谈到特朗普时,他说:“他不尊重宪法。他破坏了我们国家的环境。“

  从某种意义上说,特朗普将阿特金森赶下台,成为情报界的监管机构已经有好几个月了。

  白宫官员表示,特朗普对总检察长在乌克兰问题上所扮演的角色感到愤怒,甚至想在去年年底--在国会的弹劾程序中--解雇他,但遭到了拒绝。

  据两名要求匿名披露私人评议的白宫官员称,最近几周,总统新任总统人事主管约翰尼·麦肯蒂(John McEnty)在对政府中被他认为对总统不忠的员工进行审查时,曾与特朗普谈过检查总局局长的事。

  一名高级政府官员表示,除了麦克恩提之外,特朗普还与新任白宫幕僚长马克·米多斯(Mark Meadows)谈了最近几周总统认为与检查专员之间存在的问题。与其他官员一样,这名官员要求匿名,自由发表评论。

  一位前高级政府官员表示,2017年,特朗普和他的高级顾问讨论了用更多与总统政治立场一致、更有可能调查前民主党政府的人取代检查专员的问题。

  但他们担心,如果他们集体替换检查专员,国会将面临重大挫折。

  然而,一位政府官员表示,特朗普最近向助手们表示,在特朗普任期的早些时候,奥巴马政府没有任命更多的检查专员。上周晚些时候,特朗普还做出了一系列任命的努力。

  上周五晚些时候,白宫宣布了五名总检察长提名名单,其中包括白宫高级助理顾问布莱恩·米勒(Brian Miller)。米勒被任命负责监督一项5000亿美元的救助基金,该基金是作为2万亿美元的冠状病毒刺激法的一部分而设立的,用于救助陷入困境的行业。

  参议员克里斯·墨菲(D-Conn)说:“我担心的是,他正试图让救济资金尽可能容易地流向他的政治盟友,远离他的政治对手。”说到总统星期三。“这是他竞选活动的一部分,目的是破坏这些政府间的关系,使他们看起来像个政治人物。这些都是职业政府雇员。“

  在有关大规模救援法案的谈判中,特朗普对记者说,“我将负责监督。”他在签署法案成为法律的同时,还签署了一份声明,质疑新的总检察长是否有权在行政部门没有提供立法机构要求的信息的情况下通知国会,这进一步让民主党人感到不安。

  总统的行动促使佩洛西上周宣布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负责审查政府对大流行的反应及其对救援法的管理。

  关于阿特金森,格拉斯利写给特朗普的这封信尚未定稿并公布。但“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审阅的一份草案指出,法律规定,总统必须在该人被驱逐前至少30天向众议院和参议院情报委员会通报他解雇情报机构总监的理由--阿特金森似乎没有这样做。

  信中还说,特朗普在公开场合给出的理由--他对阿特金森失去了信心--在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情况下是不能令人满意的。该草案称,参议员们计划在信中告诉特朗普,“我们有责任确认有明确、实质性的理由将被撤职”。

  “我认为问一些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是合理的,”Thune在谈到格拉斯利领导的阿特金森信时说。“这是一个相当大的举动。”

  寻找关于阿特金森被驱逐的答案的努力反映了信件2009年由格拉斯利起草--当时的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解雇了国家和社区服务公司(Corporation For National And Community Service)的监察长杰拉尔德·沃尔平(Gerald Walpin),该公司负责监督美国这一举动在当时受到了民主党和共和党参议员的批评,因为白宫在撤除沃尔平时没有遵循适当的程序。

  奥巴马白宫曾表示,他们对沃尔平失去了信心--这与特朗普对阿特金森下台的原因本质上是一样的。

  白宫新闻办公室没有立即回答有关国会反对政府对待检查专员的问题,也没有对拟议的立法回应做出回应。

  新的冠状病毒法对行政当局的大流行管理工作进行了几层监督。

  除了由米勒担任的职位外,它还设立了一个由五人组成的委员会,负责审查5000亿美元的基金,由四位国会领导人中的每一位选出一名成员,第五名成员由佩洛西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R-Ky.)共同选出。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尔斯·舒默(D.N.Y.)这四人中只有一人宣布了选择--巴拉特·拉马穆蒂(Bharat Ramamurti),她是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D-马萨诸塞州)的前高级助手。

  法恩是一名职业官员,曾在共和党和民主党总统手下任职。该委员会将负责开展和协调审计工作,调查人员在向家庭和企业发放贷款、贷款担保和金融支付方面,寻找浪费、欺诈和滥用纳税人资金的情况。

  国会高级官员认为,现在就知道国会是否会在未来的病毒法案中制定更多的监管条款还为时过早。但是在周三,一个由好政府组织组成的联盟向立法者施压,要求他们在下一个方案中包括对检查专员的立法保护。

  改革小组正在散发拟议的立法语言,除非在严格限制的情况下禁止免职。他们建议的提案类似于2008年众议院通过的一项提案,当时国会修正了“检查总局法”。众议院的语言在最终通过之前就被参议院从法案中删除了。

  作为游说联盟的一部分,政府监督项目的丹妮尔·布赖恩(Danielle Brian)表示:“我认为,他们正在制定的额外紧急资金法案必须包括对政府间机构的保护。”“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证那些需要紧急资金的人会得到它。”

  康诺利,与监督委员会主席卡罗琳·马洛尼(D-N.Y.)众议院众议员斯蒂芬·F·林奇(D-马萨诸塞州)周三提出立法,修改“冠状病毒法”的监督条款,允许包括法恩在内的更广泛的检查专员参加。参议员Richard Blumenthal(D-Conn.)还在起草一项法案,禁止总统在没有“基于证据的正当理由”的情况下解雇任何检查专员,并允许任何受解雇影响的人有权在法庭上阻止这一行为。

  康诺利说:“如果说有什么值得认真监督、问责和审计的话,那就是这样。”




上一篇:特朗普健康团队计划在病毒肆虐的情况下开放经济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