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比尔·泰勒作证:博尔顿认为特朗普-泽伦斯基的电话将是“灾难”



  美国驻乌克兰代理大使比尔·泰勒告诉众议院委员会领军弹劾调查当时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反对特朗普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沃洛季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通电话。

  (C)由福克斯新闻网有限公司提供泰勒作证说:“博尔顿大使对此不感兴趣,因为他认为这将是一场灾难。”“他认为可能会有人在电话里谈论调查,或者更糟的是。

  “原来他是对的,所以他不想接电话。”

  泰勒说,他认为最终,代理白宫办公厅主任米克·穆瓦尼(MickMulvaney)帮助安排了电话通话,这助长了弹劾的呼声。

  根据泰勒的证词,博尔顿在担任白宫期间对特朗普对乌克兰的行动感到担忧。

  作为周四弹劾调查的一部分,博尔顿在今年夏天被赶出了白宫,但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否会出席。博尔顿是受到民主党人邀请在国会山作证的。

  泰勒接着描述了一个“高度”“不规则”的乌克兰政策渠道和一个“常规”渠道。

  泰勒作证说,波顿在“常规频道”,他“显然”也是如此,尽管有时由于邀请他参加“某些谈话”,他也参与了“非正规”频道。

  泰勒称,“不正常的”政策渠道“由特朗普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指导,其中包括美国特使库尔特·沃尔克(Kurt Volker)、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Gordon Sondland)和能源部长里克·佩

  泰勒解释说:“博尔顿在常规的乌克兰政策决策渠道上,希望谈论安全、能源和改革。”“桑德兰大使是非正式渠道的参与者,他想谈谈白宫会议和乌克兰调查之间的联系。”

  他补充道:“我开始感觉到,这两种决策渠道,无论是常规的还是非常规的,都是分开的,相互矛盾的。”

  泰勒还作证说,博尔顿在7月初的一次会议上被桑德兰“激怒”,试图将泽伦斯基总统办公室的一次会议与2016年大选和比登斯夫妇的调查联系起来,因此他突然结束了会议,称会议是“毒品交易”。

  泰勒的证词周三由众议院情报、监督和外交事务委员会公布,这是有关弹劾调查的新规则的一部分。

  上周,众议院通过了一项措施,主要是按照政党的路线,将程序正规化,并为弹劾调查设定了基本规则,其中将包括定于下周开始的公开证词。

  泰勒和国务院官员乔治·肯特(GeorgeKent)将在11月13日星期三的弹劾调查中首次公开作证。

  点击这里获取Fox新闻应用程序

  在启动弹劾调查之前,一名告密者指控称,在7月25日与泽伦斯基的电话通话中,特朗普敦促他调查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他的儿子亨特(Hunter)以及他们在乌克兰的商业往来。当时,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被搁置。

  白宫公布的一份记录显示,特朗普提出了这一请求,但他和他的盟友否认,军事援助显然与请求有关,也否认存在任何交换条件。包括泰勒在内的一些证人对这一说法提出质疑。

  泰勒作证说:“这是我的明确理解,在乌克兰总统承诺继续调查之前,安全援助资金是不会来的。”

  泰勒还作证说,他“理解调查布里斯马的原因”--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担任董事会成员的公司--“是为了让副总统拜登受到负面影响。”

  泰勒接着指出,这次调查将有利于“特朗普总统连任的政治竞选”。

  然而,白宫坚持认为总统没有做错什么。




上一篇:朱利安尼在2018年会见了乌克兰总统候选人,以揭发拜登的丑闻。
下一篇:返回列表
预计英国领空将迎来最繁忙的一天
匈牙利在发生致命事故后逮捕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