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罗杰·斯通在帮助特朗普获胜后向国会撒谎,检察官说



  (彭博社)--罗杰·斯通(Roger Stone)在这名长期从事共和党特工的刑事审判开始时对陪审团说,他与维基解密(WikiLeaks)的联系并没有向国会撒谎,这些邮件有助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赢得总统大选。

  

a group of people that are talking to each other: Roger Stone, center, arrives at federal court in Washington on Nov. 5.

 

  彭博罗杰·斯通,中锋,11月5日抵达华盛顿联邦法院。他只是不明白这些问题。

  辩方律师布鲁斯·罗古(BruceRogow)周三在华盛顿对陪审员们说,这些问题被问到的背景--以及斯通是如何理解的--将证明他无罪。

  斯通认为,2017年9月,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对他进行了逾2.5小时的调查,罗高对陪审团表示,该委员会询问的是俄罗斯对总统选举的干预,以及美国政党是否参与了这场干预,因为这就是其调查的范围。

  斯通向委员会讲述了他与维基解密(WikiLeaks)的沟通,以及为破坏特朗普的竞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竞选活动而发布的数万封被黑客攻击的电子邮件,这是斯通的心境。

  “我们认为,证据将表明,无论斯通说什么或做什么,都没有腐败的意图,”罗古夫说。

  这场争论似乎接近了一位美国地区法官艾米·伯曼·杰克逊(Amy Berman Jackson),他一再警告辩方不要让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俄罗斯调查受到审判。

  “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尝试俄罗斯的勾结,”罗古说,也许是为了回应这一警告。“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是他的信念,他的心态,俄罗斯人没有与他或竞选勾结。”

  罗古反驳了政府的说法,即斯通利用中间人提前从维基解密收集机密情报,相反,他表示,他的客户的著名推文和其他预测是基于公开获得的信息。他告诉法庭,斯通和电台主持人兰迪·克里迪科都在夸大他们的重要性,假装他们的内在毒品比它更好。

  “这是捏造的东西,”罗古谈到中间人时说。“斯通先生说了这些话,但他是在玩弄其他人,”他创造了一种观念,认为他与维基解密有联系。

  第一位证人是前联邦调查局特工米歇尔·泰勒(Michelle Taylor),她是穆勒的调查人员之一。泰勒作证说,有记录显示斯通和特朗普之间的通话记录。通过她,检察官乔纳森·克拉维斯(JonathanKravis)介绍了一系列短信和电子邮件。他们似乎推翻了罗戈的说法,即斯通没有试图通过中间人、克里迪科和阴谋论家杰罗姆·科西联系维基解密及其主要负责人朱利安·阿桑奇。

  现年67岁的斯通被指控对众议院委员会撒谎,因为他涉嫌窃听邮件。美国认为,俄罗斯从民主党的电脑中窃取了这些电子邮件,以向特朗普透露大选消息。他还被指控阻挠委员会的调查,并威胁证人克里迪科,以防止他反驳自己的说法。斯通在一月份被起诉,这是穆勒调查中最后一个被指控的人。

  

Roger Stone et al. posing for the camera: Roger Stone and wife Nydia Stone arrive at federal court in Washington on Nov. 5.

 

  彭博罗杰·斯通和妻子尼迪娅·斯通于11月5日抵达华盛顿联邦法院。阅读更多:斯通面临陪审团在审判中撒谎克林顿泄密

  审判之际,奥巴马面临越来越大的政治风险。他可能面临弹劾,因为他将3.91亿美元的乌克兰援助与其愿意调查特朗普的竞争对手、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及其儿子亨特(Hunter)为乌克兰一家能源公司工作的意愿挂钩。这些针对特朗普的指控并不是斯通审判的一部分。

  周三早些时候,检察官亚伦·泽林斯基(Aaron Zelinsky)对陪审团撒了谎,说他努力帮助“老朋友”特朗普获胜,因为真相看上去很糟糕。事实对特朗普竞选团队不利,对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不利。“

  与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一样曾一度领导特朗普竞选活动的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和克里迪科(Credico)一样,也将是政府的目击者之一。赛林斯基对陪审员说,斯通在竞选期间给班农发了条信息,告诉他时间不多了,他知道如何获胜。

  “但它不漂亮,”塞林斯基说,斯通告诉班农。

  塞林斯基说,斯通“多次向国会委员会宣誓撒谎,然后威胁证人掩盖他的行踪”。

  塞林斯基对陪审团表示,在2016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宣布遭到黑客攻击的那天,斯通给特朗普打了电话。后来,在维基解密发起了第一次针对克林顿竞选团队的大规模电子邮件攻击之后,斯通“开始吹嘘他与维基解密有过接触,”检察官说。

  阅读更多:斯通试验,揭示谁分享2016年竞选污垢

  然后,在那一年的7月31日,他说,斯通再次打电话给特朗普。

  “我们确实知道,他们在特朗普候选人的个人立场上发表了大约10分钟的讲话,”泽林斯基告诉委员会。大约一个小时后,他说,斯通给科西发邮件说,他们住在伦敦的一个朋友应该去看看阿桑奇。

  据Zelinsky说,“据说,大使馆里的朋友计划再扔两个垃圾场”,这将是“非常有害的”。

  8月上旬,斯通给老朋友马纳福特(Manafort)发邮件说,他有一个“救特朗普屁股”的主意,泽林斯基告诉陪审员,马纳福特打电话给他。

  美国声称斯通对国会撒了谎。

  斯通面临的最严重的指控是篡改克里迪科。塞林斯基对陪审团说,他警告克里迪科“做弗兰克·彭德基利”,他指的是“教父二世”,他错误地声称不记得国会寻求的关键信息。克里迪科不想那样做,检察官说,所以斯通让他“保持缄默”。

  2018年1月25日,在穆勒号的探测中,斯通告诉克里迪科告诉穆勒“自己去吧,”泽林斯基说。




上一篇:比尔·泰勒作证:博尔顿认为特朗普-泽伦斯基的电话将是“灾难”
下一篇:返回列表
预计英国领空将迎来最繁忙的一天
匈牙利在发生致命事故后逮捕船长